廣告贊助

雖然有的人追求轟轟烈烈、一大堆人參與的求婚,沒有什麼不好。但對於我這種壞心腸的人而言,總是幻想人家根本不想嫁,完全就是不情願當成了鴨子(誤)。

好啦~酸葡萄心理多少有一點,但從小就幻想著在南國小島的海邊,兩個人牽著手散步,男方突然下跪的老套求婚場景來說,我是真心偏向兩個人靜靜地完成這件事。

沒跟家政夫提過我難得的少女心幻想,關於求婚這檔子事,雖然不是南國小島,但這傢伙還是有正中紅心

把當初婚報上的內容稍微增加修改後,重新貼上留念。

 

Why did we decide to get married?

交往的日子裡,典型獅子座的他,有點大男人,卻不像台灣人印象中的日本人那樣地大男人:怕我富貴手發作,只要家政夫在的時間,他就會負責洗碗、偶爾做飯、三不五時就拿起護手霜幫我擦;怕我變黑,在大馬路上擠了防曬油就蹲下擦她穿腳夾拖的腳板(但這其實比較像要滿足他可以炫耀愛人的獅子座習性);我可以在他面前做完全的自己而不緊張兮兮:不愛化妝、不愛打扮、糊塗、睡覺的時候會打呼、發呆的時候嘴巴會張開。

因為從交往到現在,他看著我的眼神都沒變: 因為我想要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他。但最重要的是,我想好好照顧不懂得照顧自己的這傢伙。

他喜歡布団人的笑容、自然且直率的心(雖然是他一天到晚嘴巴上講得話,但打成文字還真害羞)。只要在一起,就會很開心,好吃的的食物也會變得更好吃。他也發現因為布団人,自己變成了更好的人:更多的笑容、更多的體貼、想在工作上為更多身體不便的人做更多事。最重要的是,因為布団人就是布団人,想要兩人就這樣一起慢慢的度過每分每秒,一直一直在一起。(才怪,一天到晚怪在嘴邊的其實是: 好可惜啊~ 再瘦一點就好了。我只是一直無視而已。)

於是兩個人開始討論更多的未來,渴望結束飛來飛去的日子、說著一直相伴的可能性。

交往一年多後的春天、2016年4月1日的夜晚,台灣。

家政夫不斷催促著布団人去洗澡,她洗完後,家政夫問布団人能否在換他洗澡的時候去樓下倒開水。我應允後便哼著歌地走下樓。快到一樓時,昏暗中我驚覺地上有異物,嚇了一大跳,以為是什麼大蟲子,拿起一看卻是一朵桔梗。眼光立刻繼續往下看,發現了更多的桔梗像是在引導著我,一朵一朵一步一步到了地下室......。

然後我看到了讓自己忘記呼吸的一個盒子,家政夫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我身後走來,拿出盒裡那個曾經屬於他外婆及母親的戒指,問我:『你願意嫁給我嗎?』

   於是365天後的2017年四月一日,兩人在新店的文山農場,與大家一起慶祝365天前「我願意」的喜悅。

求婚1.jpg    求婚2.jpg   求婚3.jpg

 

 

求婚4.jpg   求婚5.jpg

 

求婚後,我問幾乎24小時都跟我連在一起的連體嬰家政夫哪裡有時間去買花跟綁花束?

『我下午不是說我要去隔壁舅舅家看魚嗎?』

「啊! 所以我喊人都不見蹤影,你回來還說是請舅舅陪你去找蕎麥沾麵醬,是騙我的啊?!」

『其實也不算騙,因為我完全不用花心思,你就什麼都相信、不懷疑,太簡單了。騙是要花心思跟演技的。』

「......那為什麼選4/1? 這樣很像在搞笑耶(雖然我的一生目前為止都蠻笑話幽默的)。」

『因為4/1在日本來說是新的一年度開始,就象徵我們新的人生啊! 所以你一直不去洗澡,我就不能準備,很怕超過12點。』

「難怪今天你一直很囉唆,想說不洗澡也不行,以為你想幹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戒指你怎麼知道我的戒圍的?」

『我就請你的大學姊妹們幫忙啊! K不是說她要替大家做姊妹戒指做她結婚的紀念禮物?』

「蛤?! 那個是假的喔?! 難怪E跟A回答的這麼隨便。」

『會被騙的應該只有你吧。』

 

幸好我不是有錢人,詐騙集團不用來了。

「不過你也實在是.....地下室那麼亂,你好歹也選客廳漂亮一點、浪漫一點,選地下室幹嘛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団人 的頭像
布団人

布団人東京不正經模式

布団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