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大半年才寫的這篇,其實有很多小事都忘了,人果然還是不能偷懶啊。

因為我是個怕麻煩的人,早我好多步結婚的弟弟當時準備的東西繁雜到讓我記憶深刻有點嚇到,只能說幸好我爸媽及家政夫爸媽都是怕麻煩的人,所以一切從簡大家都無異議。

但雖然從簡,因為婚禮有許多大老遠來的朋友,總覺得只吃飯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我決定還是用一些簡單有意義的儀式做代表。

首先,我們省略了迎娶<婚禮當天家政夫跟我們一起從家裡出發,他爸媽從飯店>,符合了我不想被潑水、也不想丟扇子的習俗;

我們也沒有聘金聘禮媒婆,只意思意思請家政夫包了餅錢30萬日幣(後來我爸媽還給我們當生活費)。

所有的儀式我們簡化成只有奉茶與交換戒指,而這些儀式都在宴客前一個小時在租借來的背板前舉行而已。

因為是在戶外會場,而且進場門票就是可以待一整天,提早到也可以參觀文山農場,順便看看我們的儀式。

所以新娘我本人就"威脅"親朋好友務必要提早來,讓婚宴準時開始、不要讓外國賓客覺得我們很會遲到。

所以基本上在儀式時,幾乎所有賓客都已經抵達。(但午宴最後因為婆婆臨時請新秘幫忙化妝,還是晚了15分鐘左右開席...但在台灣婚宴中算是很準時了,笑)

 

奉茶

因為家政夫家人不多,只來了三位加他一個,為了湊成六位吉數,我邀請特地來參加婚禮的澳洲寄宿家庭爸媽也上座。

其實這個儀式主要是讓我公婆及澳洲家人能體會一些傳統文化而設,所以所有紅包也都是布団媽準備的(笑)。

本來是為了其他人體驗的儀式,殊不知當我敬茶到家政夫,才喊了一聲"老公",這位先生就飆淚飆不停(新娘臉上都不知道幾條線了)。

小時候聽布団媽說過,奉茶這儀式其實是讓新娘能較自然地開始喊對方父母為爸媽而有的。這件事一直記在我心上,好奇難道男方就能很自然叫女方父母爸媽嗎?

所以在準備的時候我就問布団媽能否也讓家政夫奉茶? 一向不太在意"一定要怎樣做才行"的布団媽,只花了0.5秒就說OK。

於是在我奉完茶後,就換我坐下、輪到家政夫奉茶。事先跟感情好的舅舅說這件事時,他一直搖頭說我亂搞,會被鄉下的親戚們講話的。

殊不知現場每個人都看得笑不攏嘴啊。

BINL-112.jpg

BINL-141.jpg

BINL-134.jpg

奉完茶就是簡單的交換戒指跟戴項鍊。

BINL-155.jpg

 

儀式結束後,緊接著就是進場了。這部分跟大家都差不多,家政夫牽著布団媽進場、我由布団爸牽。然後照例在換手的擁抱時哭得亂七八糟。

唯一稍微有比較不一樣的是我的花童有十位,每位我都做不同的旗子讓他們拿著進場。

然後由大的帶小的,一大群走就比較不會失控了(大家都表現得很好,沒有怯場、也沒有亂跑),大家也可以參考看看。

(這裡再稍微提一下我們不傳統的部分: 因為自己小時候當了三次花童,覺得是童年非常美好的回憶之一。當知道自己也疼愛的小外甥女因為屬虎而不能當花童及伴娘時,雖然當時我連男朋友都沒有,但我立刻就在心裡決定管他的,至少我的婚禮要讓她當一次花童! 所以小外甥女也在這群裏頭~)

BINL-231.jpg

 

上台後由兩邊的爸爸致詞;再接著,我沒有準備香檳塔,也沒有準備蛋糕,倒是準備了大壽桃,切開了以後還有很多子子孫孫小壽桃當個好兆頭。

BINL-292.jpg

BINL-338.jpg

 

其實我本來不打算二進,想要坐全場吃我自己精心安排的的辦桌,但一直很隨便我的布団媽在這點倒是不肯退讓堅持我要再多換一套,嚷著說哪有新娘只想吃東西的。

一直很任性地我,在這點讓步了。所以換了二進服裝後,就接著敬酒,再接著玩唯一的小遊戲。

因為場地關係,我們沒做成長影片,做了婚報替代。花了很多時間做的婚報也不想讓大家就這樣丟了,所以設計了由婚報出題的小遊戲,讓大家至少認真看完。

而遊戲獎品與其花很多錢買一堆小東西給每一個人、但拿回去通常不是放到過期就是找不到地方塞,非常實際的我本人就決定用十張300元的便利商店的禮券,依人性設計小遊戲讓大家都努力參與。

花費的金額可能跟人人有獎差不多,但實用價值高的獎品讓來賓都很努力參與,不會有置身事外的感覺。

遊戲方式:

每桌派一個代表站起來,一開始為是非題,用雙手比圈或叉來答題,答錯就淘汰坐下;

BINL-462.jpg

最後面幾題變選擇題,由剩下的參賽者上台利用身體比出數字回答。

如果大家一直沒輸贏,題目也快沒了,除了要用身體比出數字外、要再比速度決定贏家。

如果所有題目用完後真的沒有單一贏家,即比賽說祝賀詞,由新人決定誰說的比較好。

最後優勝者的那一整桌,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一張300元全家便利商店的禮券。

BINL-467.jpg

 

歡樂遊戲接下來,又是騙眼淚時間。

因為基本上我們沒有儀式,所以最容易騙眼淚的拜別也沒有了。

但又因為布団一家除了布団媽外,很少說愛或感激的話。所以我決定要一次把想說但平常不好意思說的話一口氣在台上說完。

事前自己一邊寫稿就一邊哭得亂七八糟,本來想說先哭完也好,殊不知當場還是哭到妝都花了。

自己哭不甘心,也逼家政夫也要寫一篇念給他爸媽,所以就看新郎新娘在台上一直交換手帕擦眼淚(笑)。

本來覺得有點丟臉,但事後看婚攝的照片,底下的好友們也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就也還好了。

BINL-509.jpg

BINL-542.jpg

 

最後我們自己哭不夠,把在台下已經流下男兒淚的布団爸叫上台。

因為愛唱歌的布団爸從我跟家政夫穩定交往後,只要拿到麥克風唱歌時,一定都要唱張宇的給你們。我就認定情感一直很壓抑的布団爸很想送這首歌給我們,但不知道怎麼開口。

所以早在跟樂團溝通的時候,我就請他們準備這首歌,我想讓他有機會就上台。

(果然在婚宴前一天,布団爸就提出了要請我表姊夫上台唱這首歌。我還很急的跟他說不要把我的婚宴變成卡拉OK,表姊夫一上來,到時候所有人都點歌要上來唱。兩人還冷戰XDDD)

被Cue上台的布団爸果然唱到哽咽無法繼續,最後表姊夫還是被叫上台救火了(笑)。

(後來好友還問我這首歌是誰的,特地去找來聽她爸媽聽。)

BINL-569.jpg

 

整場婚宴大概就是在比誰掉的淚多。套句文青朋友評語: 他沒參加過台上台下、新郎新娘全部人都哭成一團的婚禮。

除了都只有至親好友來參加這個因素外,因為也不是在一般婚宴廣場,所以沒有制式標準的流程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內容更增添個人風格,氣氛就很容易就帶起來了。

雖然不是很傳統的流水席婚禮,但我很想讓這個可愛文化能夠展現新風貌,繼續延續下去。希望這一系列的文章能夠讓新人們知道有多一點的選擇,流水席不一定是不浪漫啊!

(沒吃到自己的,一直很遺憾。我真的好想吃流水席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団人 的頭像
布団人

布団人東京不正經模式

布団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