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団人,台灣台北人,高齡產婦等級,家政夫的前女友、新手人妻;
家政夫,日本東京人,歐吉桑初段班,布団人的前男友、任勞人夫。

2016年九月在日本市役所與台灣戶政事務所完成了法律上明正言順的夫妻;2017年愚人節,完成了比法律登記更累人的台灣婚宴,公告眾親友已銷貨結案,這輩子床位已滿,還存愛戀的君子們下輩子請早。

在外銷製造公司擔任歐洲業務多年的布団人,在離職後的某一天參加前同事的婚禮,與合作多年的德國客戶U同坐一桌。因為單身太多年到非常有名,閒聊之中U問了布団人離開公司後是否也順利脫離單身。
『當然沒有啊! 可能我身上有魔咒吧。』布団人告訴U。
「那你要不要試試看網路交友? 我們歐洲人非常流行喔! 現在年輕人有50%以上都是在網路上遇見另一半的。」
『真的嗎? 因為你這樣說,我等等回家就立刻加入交友網站!』


說到做到的布団人,當時剛好在學日文,又加上擔心登錄台灣的交友網站遇見熟人,於是選擇加入了在臉書常出現廣告的交友網站日文版;而當時想在生活上做些改變的家政夫,剛好也在朋友的介紹建議下,加入了相同網站。
兩人在網站相遇後,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就這樣過了幾個月。某天布団人閒聊到準備去東京旅行,接著家政夫就提出了喝茶的邀約。


「唉,在網路認識、之前來台灣旅行時說想一起喝茶但被我拒絕的男生,又問我到東京時要不要喝個茶耶! 感覺他是個好人,但是見網友感覺很恐怖,怎麼辦?」跟好友E提到這件事。
『你就約中午人多的地方吃個飯啊。覺得他不錯的話,就可以繼續聊;覺得他很怪的話,你就說你後面還有事,趕快走就好了。』E提出了她這輩子數一數二睿智的建議。
於是照著E的建議,布団人就跟家政夫約定了東京旅行時,在涉谷忠狗八公雕像前見面。


到了2014年10月29日約定那天,八公旁。

「是那個人嗎?! 怎麼那麼帥? 要怎麼走過去啊?!」遠遠就看見家政夫的布団人,天人交戰、恐男症發作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才終於鼓起勇氣走上前去……。
「請問你是XXXX先生嗎?」穿著亮橘色外套非常顯眼的家政夫,立刻笑著站起來。
『一起去吃點東西吧!』家政夫說。

 

午餐在布団人緊張過度下很快就結束,家政夫問她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沒有耶!我只是想來東京散步。」布団人用破日文回答他。

於是兩人不可思議地就這樣用著破日文與破英文,閒聊了一個下午,逛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公園。

『在東京時,若還有時間,我們再一起吃個飯吧。』告別前,家政夫說。

而在布団人那次的六天旅行中,兩人總共相約了三次,用著破日文跟破英文,甚至最後聊天聊到趕不上到機場的末班電車。

『坐計程車的錢,下次見面我還給妳吧!』家政夫傳訊息給布団人,殊不知坐計程車的三千日幣就讓他從此簽下了一生的賣身契(笑)。很後來的後來,布団人問家政夫,當初是不是也對她有意思才一直約呢?


『我只覺得你緊張的很有趣、很好聊,長得跟照片不大一樣,這樣而已。』嗯,所以沒有一見鍾情、可以寫什麼楔子的浪漫故事。


雖說如此,上了年紀的兩個人,在後來頻繁交換訊息下,過沒多久家政夫就來到了台灣見布団人,確認了即使遠距離,也要在一起的決心。從2015年的1月10日開始,兩人牽起了手,然後有點出乎意料地,再也分不開。


因為不想天天在臉書閃瞎朋友惹人厭,加上在臉書記錄每天發生的大事小事不能分類、以後會很難找;加上個性不討喜,仇人很多,所以決定隱姓埋名,來開個頁面。先把結婚前後寫在臉書的小短文轉過來;預計五月底六月初正式搬到東京,因為比小資還貧困,所以接下來的記事預料不會有什麼浮誇如夢的生活,而是切切實實的苦中作樂日記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団人 的頭像
布団人

布団人東京不正經模式

布団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